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穿书后给娃找爹

更新时间:2024-03-31 23:56:04

穿书后给娃找爹 已完结

穿书后给娃找爹

来源:阅文作者:锦里千千分类:短篇主角:谢明远,如鸢

在短篇风格小说中《穿书后给娃找爹》是比较出众的,我们可以从内容和整体构架中看出锦里千千的实力,同时又被谢明远如鸢的人设所吸引,《穿书后给娃找爹》内容是:穿书后,系统交给我的任务是:找到我肚子里娃的父亲;我大呼简单,直到翻开女主的感情史。...展开

《穿书后给娃找爹》章节试读:

6

二人相视一眼,没再反对。

但我很快因为自己这个提议陷入了懊悔之中,因为只要这两个人在一块,他们会因为任何事情掐起来。

谢明远颇有正宫风范,拉着我坐在床上,指了指床榻:“你在那守着就行。”

顾骁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挤上了床:“你去床尾跪着,伺候我跟如鸢。”

“顾骁,我才是君后,你无名无分,留宿陛下寝宫已经是格外开恩,你还想得寸进尺?”

“既然留宿,不睡床怎么算留宿?你不愿意就滚,这床我睡定了。”

顾骁说着就要把谢明远的手扯开,把我拉到他怀里去。

谢明远怕扯痛我,也不敢抓的紧,眼看着我要被顾骁抢走,他急得不行:“顾骁,怎会有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我被挤在中间,头疼不已。

“好了,好了,这床怎么大,何不共寝呢?”

谢明远瞪大了眼睛,红晕从耳廓蔓延到了脸颊:“鸢儿,你……”

这提议是有些惊世骇俗了些,我按住他的手安抚:“我保证,盖棉被纯聊天。”

肚子里揣着崽,我现在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啊。

顾骁不置可否,直接用行动表示了支持。

谢明远显然还是有些羞愤,委委屈屈的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又慢吞吞的爬上了床,有些别扭的躺在了我的身侧。

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以做抚慰。

隐隐听他叹了一口气,手背温热湿润,是他落下的吻。

我嘴角刚扬起,又凝住了,身后的顾骁目光炯炯:“你们背着我在干什么?”

7

妈的,灯都熄了,眼睛还那么尖吗?

谢明远得意:“鸢儿在摸我,她想要我。”

顾骁黑脸,搂着我的腰,让我面朝着他睡:“不许和他说悄悄话。”

谢明远不忿:“你就只会强迫她,明明鸢儿想对着我睡。”

“停!”

我立即方方正正的躺着:“我就这么睡,保证不朝任何人。”

这俩才作罢,只是一晚上都没消停。

我半夜想翻个身,这俩都能吵起来。

半夜想喝个茶,他们差点打起来,摔碎了我最喜欢的一套白瓷茶具。

就连我想去厕所,他们也非要守着。

救命!我再也不要跟他们俩一块睡了。

还好第二天,我的暗卫就回来了,带着那个刺客的首级。

他的手臂还淌着血,脸色苍白,我心疼的要去把人扶起来。

顾骁眉头紧锁:“怎么不是活口?你杀了他?可问出是谁人指使?”

小七垂眸,恭恭敬敬的回答:“属下追踪了一夜,本来已经把人拿下,他咬死不肯说出指使人,本打算把人押回来审问。可他身上藏着毒,属下不查,让他寻了机会服毒。”

“属下有罪,请陛下责罚。”

他身上带着伤呢,这血淋淋的,我怎么舍得罚,拦着要发作的顾骁,我把小七让太医给他上药。

经过昨晚的试探,我深信不疑只有小七知道我肚子里揣崽了,他身上一定有我想要的答案。

送走太医,我立即关上门,只留我俩。

“陛下,这……”

小七见我扑过来,喉结滚动,在我攥住他的手的时候欲言又止:“陛下,属下身上有伤,恐怕,恐怕不宜。”

“我不是要那个!”我压低了声音:“你快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情。”

“属下日日跟在陛下身边,自然知道陛下的变化,虽然不精于医术,但也有所了解,陛下的症状很像是有喜了,可唤太医瞧了?”

“就这样吗?你这么了解,那肯定知道这孩子多大,是谁的娃吧。”

小七怔怔的看着我的小腹,神情倒有些怅然若失:“总不会是我的。”

“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陛下何等高贵,怎会为属下孕育子嗣。”

“这不是高不高贵的问题……”

得,看着他眼神里透露着清澈的愚蠢,我是白高兴了。

他并不知道这娃是谁的。

8

我不高兴。

顾骁黑着脸,看着也很不高兴。

谢明远就更别提了,从昨晚上赌气到现在。

就连吊在顶上的小七都神色凝重……

反正人都凑齐了,也不怕多一个了,在谢明远和顾骁因为谈论着刺客的事情吵起来的时候,我直接把小七叫下来了。

争吵声立即停下来,两道视线齐齐的落在了我身边坐着的小七身上。

“你让一个暗卫跟我们同桌吃饭?”顾骁皱眉。

“怎么了?”我一边给小七夹菜,一边说:“你们继续啊,这饭你们不吃,我和他吃。”

二人不说话了,谢明远夹了一块鱼肉:“鸢儿,这是我为你做的,你定然喜欢。”

转眼顾骁又盛了一碗汤,放在我面前。

我汤还没喝完,谢明远又夹了一块藕夹:“这个也是你爱吃的。”

顾骁不甘示弱:“如鸢,吃这个。”

行吧,我吃,我喝。

他们这一套你来我往,我真是要被撑死了。

他们的较量却还没停,真是气死我了。

我灵机一动,努力给小七夹菜,小七不解的看着我,却不敢说话,只能闷头吃。

“如鸢,你怎么对一个卑贱的暗卫如此偏爱?”顾骁不乐意了:“你都没给我夹菜。”

“夹啊,我给你夹。”

我给他盛了满满一碗饭,又堆了许多菜,里面就有顾骁不爱吃的。

谢明远眼看就要发作,我便也给谢明远搞了同款。

然后看着小七说:“啊,小七都不挑食,夹什么吃什么,还吃得快。你们两个挑挑拣拣的,也就嘴皮子利索。”

“谁说的,我马上就吃完了。”顾骁硬着头皮吃下去他最讨厌的苦瓜,脸都绿了。

谢明远的脸上写满了抗拒,却还是僵硬的端起了碗,一口一口吃掉了他最讨厌的香菜。

9

吃完饭,他们还要争着去我寝宫,我直接一个人一个大比兜,把他们关在了寝宫外。

我是真累了,折腾不动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什么勒着我的腰,我推了一下,却摸到什么硬硬的东西,顿时清醒了。

“顾骁?你怎么进来的?”

“嘘,如鸢,别说话。”

他的手指抵在我的唇上,那深邃的眸子是发烫的炽热,让我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肩头一凉,我的意识瞬间回笼,连忙阻止他:“不行不行。”

他的动作却没停,我就知道,往常我每每这样求饶,只会适得其反,只得焦躁的捏住他的脸,严肃道:“我身体不舒服,真的不行,顾骁。”

“好,我们今天做点别的。”

看着顾骁拿出一应工具放在床边,我傻了眼:“你要干嘛?”

顾骁笑着欺身而上,将我按在身下,摩挲着我的肩膀:“谢明远说,你贴身带着他的定情玉佩数年,对他情深义重。”

那都是昨天的话题了!顾骁这家伙记到今天!

“我对你也是一样情深啊,不是送你香囊了吗……啊!”

顾骁你是狗吗?干嘛咬我肩膀?

“不够。”他在我耳边轻笑:“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印记,一辈子跟着你的印记。”

“如鸢,我要你记住,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人。”

我大惊失色,拼命挣扎,顾骁这个变态!他要给我刺青!

“就在这吧,我的如鸢,你的肩膀这么美,就在这里留下我的名字,以后每一次我们共寝,都能看到你有多爱我,不好吗?如鸢?”

“不好!”我推开顾骁,抬起手给了他一巴掌。

顾骁生生受了,却笑起来:“别怕,不会很疼的。”

“如鸢,以后你若再跟别人纠缠,无论是谢明远,还是那个暗卫,亦或者别人,他们都会看到你肩膀上刻着我的名字。”

“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疯了!疯了!

顾骁本就是个疯批,这段时间,是我被一些假象蒙蔽了。

他拉着我的肩膀,拿着刺针就要动手,我吓的尖叫,顿觉腹部强烈的不适。

小腹?要完,不会是娃出问题了吧?

9

顾骁被我吓着了,忙叫婢女请来太医。

不行!他们在这,我有喜的事情不就人尽皆知了?还怎么试探?

好不容易找借口把顾骁他们都支出去,并且让他无论如何都要保密,我这才放心让他探脉。

这脉一探,太医语出惊人:“陛下这是误用了麝香,有流产之兆啊。”

“不过所幸摄入量不多,只是胎气不稳,多用些安胎药好好养着是无大碍的。”

“麝香?”

太医在检查了我的一干用品后,指向了香薰炉:“这香不能再用了,里面有麝香。”

我悄悄问系统,系统回答:根据本书设定,角色使用的熏香为南海沉香,并没有麝香的。

我一惊:那这麝香哪来的?是什么bug?

系统:正在向上级反馈查询中,请等待。

我一脸沉重的让丫鬟拿来了库存的香薰,太医看了却说这里面确实是没有麝香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下在香炉里的。

既然是麝香,那针对性就很明显了,这里的孕妇除了我还有谁?

联系到前不久的行刺,我一阵恶寒。

妈的,看来不仅有人知道我怀孕了,还想要我肚子里孩子的命!

这本书里那么多人,包括娃的三个爹都有嫌疑,那我不是很孤立无援?

很好,我又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间,骤然听到门响,我睁开眼睛,看到谢明远和顾骁两个人气势汹汹跑进来。

不会又吵架了吧?

我起身,正要说些什么,他俩却异口同声的开口了:“你有身孕了是不是?”

我惊呆,他们两个最团结的时候,竟然是来逼问我!

没等我回答,他们又同时问道:“是我的吗?”

顾骁呛声:“肯定是我的。”

谢明远目光温和的看着我的小腹道:“我日日陪在鸢儿身边,这孩子定是我的。”

“你们从哪知道的消息?”

谢明远解释:“看到你召太医,我实在是担心,便叫来太医一叙。”

“所以,他就这么说了?”

我可是软硬皆施让他替我保密的!

顾骁掸了掸手:“原本是不肯说的,所以让他吃了点苦头。”

我眼前一黑,谁能知道太医这么不可靠。

“所以,孩子是我的对吗?”

面对两双充满渴望的眼睛,还有暗中默默窥视有些可怜的小七,我内心崩溃。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想知道好吗?

不是说他们中有人知道吗?系统骗了我?还是他们装的太像了?

灵机一动,我使出琼瑶大法。

“请不要再问谁是孩子的父亲这样的问题了。”

“你们都是我最爱的男人,你们这么珍惜我,爱护我,我真的很感动。”

“可不可以把这份对孩子的爱和期盼深深藏在心里,把明抢化作暗中的照顾,一起当孩子的爹呢?”

“……”

我一顿输出,三脸懵逼,化作诡异的沉默。

10

10

他们三个突然知道我怀孕的消息,打乱了我的计划,没办法,我也只能将错就错。

费了老大劲,分别单独和他们三个说起了我的怀疑。

“我只相信你一个人,我怀疑有其他人要害我的孩子,你帮我去调查好不好?”

“千万不要把我们的谈话告诉其他人,为了我和孩子的安全。”

他们三个都答应的很爽快,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段去调查。

除非他们三个都想害我肚子里的孩子,否则总会有人告诉我凶手是谁。

在我为这个看不见的威胁而焦虑的时候,这三个人却好像有点不务正业。

刚下早朝,我贤惠的君后就准备了一大桌孕妇餐,并且向我汇报了孕期的一系列饮食搭配。

我刚开始吃,顾骁就带着一行人来了,直接在我的御膳房摩拳擦掌。,

“宫中的厨子不好,千篇一律的,你胃口不好,肯定是吃腻了。”

顾骁明知道我的大部分膳食都是谢明远亲自做的,还故意这么说:“我从民间搜罗了各个菜系的名厨,每餐换着花样给如鸢还有宝宝做菜,定让你喜欢。”

“宫外的人鱼龙混杂,岂能轻易进宫?”谢明远不悦的怼人;“况且鸢儿怀着身孕,必要吃的好才行,不能碰这些乱七八糟的。”

顾骁:“本王带来的人你说乱七八糟?”

眼看两人又要呛起来,我只能安抚下来,折中让谢明远监督着顾骁带来的厨子。

于是,我现在一顿饭变成了吃两餐。

好不容易吃完了,回去之后发现小七正端着一盆果子正悄悄的往我床榻边放。

我好想哭,我真的吃不动了。

“陛下,你回来了。”

“我听说害喜的人吃些酸的会好些,就去御花园摘了些杨梅,我尝了,酸甜多汁,可好吃了。”

那一筐都是精心清洗过的,莹润饱满的紫红色果实挂着水珠,一看就很新鲜可口。

虽然撑得慌,还是忍不住吃了两颗,果然酸酸甜甜的。

当天下午,午睡醒来,就看到我的床榻前放了两筐,我眼前一黑。

好家伙,我的御花园都被薅秃了吧。

11

谢明远亲自为我肚子里的娃娃缝制了一件小衣服,十分精致可爱。

虽然我还没啥当妈的感觉,可看着这小衣服,顿时母爱泛滥,爱不释手。

“君后果然手长的漂亮,更是精巧,真好看啊。”

恰巧顾骁来,看到了这一幕,便也闹着要给娃做衣服。

结果请了多少师傅,绞坏了多少绫罗绸缎,也没做出一件像样的。

于是,他从民间收购了不少最好的真丝绸缎来,堆的小山一样,硬是让内务府在三天之内给小娃娃做了从小到大的衣服。

小七没加入他们的攀比,默默的雕了些小玩意放在我床头。

他的手也是极巧的,小鸟栩栩如生,还用颜料画出了眼睛,每一根羽毛都跟真的似的。

小马驹甚至还能放在地上跑起来,小七是颇用了些心思的。

“属下没有什么钱,唯有做些小玩意,若是将来小殿下喜欢,属下就很高兴了。”

我看着他有些卑微的样子心里涩涩的,谢明远和顾骁都要对峙的底气,而小七孤身一人,没人真的把他放在眼里当对手。

而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不会去跟其他人争抢,只默默的做些自己能做的。

“不是说这孩子不是你的吗?你也这么上心?”

小七眼睛亮晶晶的:“只要是陛下的孩子,就是属下的主子,属下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陛下和孩子。”

“傻子。”

我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谢明远陪我去御花园散步的时候,我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很滑的石头,摔了个屁股蹲。

虽然娃娃没事,谢明远却立即让人处置了管这条小路的宫女太监。

顾骁更狠,连带着内务府采购的都没放过,一并撵出宫去了。

他俩较劲,满宫遭殃。

12

晚间,吃多了积食,本来说好了三个人一起散步。

顾骁却趁着谢明远换衣服的时候,悄悄把我拉走了。

这人也真是的,直接把我带上了屋顶。

“谢明远这厮太烦,如鸢,咱们好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待着了。”

“你瞧,今晚月色多好。”

顾骁抱着我,让我靠在他的怀里:“把那片星星摘下来送给孩子好不好?”

他呼出的气让我忍不住缩脖子,有些痒。

“你怎么摘?”

“摘下来你能把谢明远休了不?”

“你老想着我休掉他。”

“就留我一个不好吗?”他越发抱紧了我:“我只想你属于我,只给我生孩子,就我们在一起。”

“你轻点,勒得我有点疼。”

这娃过了四个月后就长的快得很,如今已滚圆的,顾骁的力气却没个轻重。

“好啊,顾骁,卑鄙小人。说好一起陪鸢儿散步的,你竟然偷偷带着鸢儿跑了。”

谢明远追了过来,怒气冲冲的爬上了屋顶。

顾骁看到他就烦:“狗鼻子都没你灵,怎么又追过来了。”

“鸢儿应该是我陪着,你又在怂恿她换君后是吧?小人只会在人背后说是非。”

“谢明远,你别逼我抽你啊。”

两个人说着又剑拔弩张的动起手来。

我已然见怪不怪,但是两位大哥,你们是不是忘了咱现在还在屋顶上呢。

我摇摇晃晃的想去拉架,手还没碰到他们,就被误伤的推了一下,直接倒下去。

要完!肚子里的娃可是我的任务啊!

我拼命扯住手边抓到的衣角,摔在屋顶上差点滑下去,就这么靠着顾骁的衣角悬挂在那了。

“你们还打个屁啊,救人啊!”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我拉上去。

“没事吧,鸢儿,哪里不舒服吗?”

“太医!叫太医!”

13

我的脚扭了,不过幸好娃皮实,啥事没有。

顾骁和谢明远相对无言,看着我却有些心虚。

“你们两个!都给我去禁闭!”

总算是清静了,我摸着滚圆的肚子,有点心塞。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却没法再逃避某些事实。

顾骁和谢明远,他们好像,都不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

当我摔下去的时候,以顾骁往常的身手,不可能反应那么慢。

谢明远也是,倒像是故意看着我摔倒似的。

我甚至怀疑,拦架的时候被推的那一下,是他们故意的。

早前我就觉得谢明远身上的香囊味道有点怪,但我对香料着实没什么研究,又对他们的爱如此深信不疑。

以至于才被蒙在鼓里,今天闹这一出,我却骤然想起了宫里香薰里搀着的麝香。

夜间,趁着他俩都睡了,我借口起夜偷偷开了谢明远的香囊,取了一点出来让小七拿出宫去找大夫看一下。

果不其然,小七一脸凝重的回来,说那是麝香。

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某种视若珍宝的东西骤然碎了。

香囊里有麝香,谢明远会不知道吗?

带着一个含麝香的香囊整日在孕妇身边晃悠,能有什么原因呢?

眼看我摔倒却不搀扶,让我日日散步的小路上出现有苔藓的鹅卵石……

种种细节串联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陛下之前让属下去查君后与摄政王,属下没有找到他们害陛下的证据,却发现,他们二人虽然表面上势同水火,但私下却曾偷偷见过面,似乎是商议什么事情。”

“属下怕被发现,没敢靠的太近,没听清说什么。”

图谋什么呢?我肚子里的孩子吗?

所以争锋相对是装出来的,他们对这个孩子的好也是装出来的。

可笑我竟然真的以为他们期盼这个孩子的出生,看着他们日日跟小孩子一般幼稚的争宠竟也有过片刻心动。

可惜,都是假的。

14

仔细想来,女帝身边除了这些暗卫是直接听她的命令的,其他的权利都是握在他人手中的。

谢明远跟顾骁一联手,我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冷静下来之后,我果断的让小七召集其他的暗卫,护送我离开皇宫。

实际上,我对皇宫外的世界并不熟悉,便让小七勘察路线,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皇宫里娇养惯了,躺在外面的床上翻来覆去,总觉得不是很舒服。

半夜迷迷糊糊的快睡着时,又觉得一阵心惊,正准备起身喝口水,却骤然发现床边坐着个人。

“啊!”

尖叫还没出口,就被生生的打断了,我被吻的喘过不气来,下死劲的咬了一口,他才松口。

“顾骁!”

在黑暗中,唯有他的那双眼睛像蛰伏狩猎的狼:“啊,看来你还没忘记我的味道,我的陛下。”

灯重新亮起来,谢明远站在光晕下,收起火折子,也朝我走过来。

没有往日温和的笑容,他冷峻的面容让我觉得陌生。

完了,他们两个追过来了。

我大声喊着侍卫:“小七!”

“别叫了,都让我收拾了。”

谢明远说道:“鸢儿,为什么要离开皇宫?外面很危险,跟我们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你们不要靠近我。”

我一边后退,一边摸索着。

顾骁手里把玩着我藏在枕头下的匕首,轻笑:“你在找这个吗?”

15

我的心一沉,想从另一边跑,被顾骁一把按住。

“你找这个做什么?想对付我吗?”

顾骁将匕首塞到了我的手里,肆意的笑了:“我的陛下,我若真想怎么样,你觉得这把匕首顶用吗?”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跟我回去,留在我身边。”顾骁用力的抓着我的手腕。

“然后等着你们弄死我的孩子吗?”

“果然,是因为这个。”谢明远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们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吗?为什么要害他?”

我死死的盯着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

“这个孩子不能留。”顾骁将我揽入怀里,按在我的小腹上:“鸢儿,等你生下他,你就会离开我们,是吗?”

我震惊当场,说不出话来,他们怎么能知道?

系统!系统!这是什么bug?

系统:正在查询中!

谢明远的眼神有些悲伤:“别怪我,鸢儿。我多想要一个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是我更不能忍受失去你。”

16

我还是被带回了皇宫,囚禁在宫殿里。

煮药的炉子氤氲着热气,苦涩的药味蔓延了整个屋子,谢明远亲自煎的药,送走这孩子的药。

顾骁也很沉默,盯着被打乱一地的小孩的衣服,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尝试狡辩:“你们到底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我是女帝,无论有没有孩子,我都会在你们身边的,我怎么会走呢。”

“是吗?”顾骁抬起头:“你说无论怎么样,你都会留在我的身边。”

我点头如捣蒜。

顾骁一笑,抽出匕首,我一凛,大惊失色:“你干嘛?”

他划破了自己的手掌,血滴在了我身上的玉佩上,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刀也在我手上划了一口。

“你疯了吧。”

谢明远端着药过来,默默的交给顾骁,他竟也滴了血在玉佩上。

“鸢儿,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顾骁满足的笑了:“虽然不甘心跟这家伙一起,但比起你,什么都不重要。”

疯魔了!疯魔了!

我简直完全搞不懂现在的剧情走向了。

“鸢儿,来,喝了药。”

“不是滴血了吗?为什么还要喝药啊?”

我连连后退,不能喝,没了这娃,我还怎么离开这里。

“别怕,鸢儿,不会很疼的。”

顾骁步步紧逼,我只想逃跑,身后却被谢明远抱了满怀。

“不行!你们要是这么做,我会恨死你们的。放开我!”

我大声尖叫,挣扎。

但丝毫不见他们有所动容,一阵绝望涌上心头。

“我喝,我可以喝。”我红着眼睛恳求:“我想见一见小七,见他平安无事,我就喝。”

顾骁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不行,他已经死了。”

17

“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我哭的厉害,谢明远抱着我,叹了口气:“把小七带上来。”

小七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都血淋淋的,只有眸子里还带着点光亮。

我抱住他,听他声音微弱的道歉:“对不起,没能护住你……”

我鼻子一酸,眼泪更止不住了,都伤成这样了,他却还只想着我。

“没关系,小七。”

心里酸涩不已,我哽咽着,拉着他的手放在小腹上:“和我们的孩子告个别吧。”

顾骁忍不下去了,强硬的把我拉开,叫人把小七带了下去。

我却一把推开顾骁,往后退去。

“你们以为孩子没了就能留住我吗?”

谢明远的眉头拧的更紧了,焦急的说:“鸢儿,你别干傻事。”

“你们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孩子不是关键,而是我想不想留。”

“我曾动摇过的,或许留下来,有真心爱着我的你们,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但是现在,恭喜你们啊,成功的打消了我留下来的念头。”

在他们惊惧失措的目光中,我呼叫出了系统,大声的说出了那个答案。

“顾骁,你偷偷给孩子取的名字,我看到了,那个时候我就猜到了。刚才我故意对小七说孩子是他的,你的反应暴露了你的心,更让我确定了答案。”

“可是你放弃了你的孩子,也放弃了我。”

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答案正确,宿主任务已完成,正在剥离世界。”

“鸢儿!”

顾骁跪倒在地,崩溃的喊着我的名字。

谢明远一向矜持,此刻却疯了一般的扑过来,只徒劳的抓住了我的一片衣角,眼睁睁看着我消失。

我回来了,在医院睁开眼睛,我获得了新生。

除了那块我随身带出来的玉佩,往日种种,皆似一场梦。

番外

入夜,他们又出现了,就好像我又回到了书里的世界。

顾骁和谢明远惯会折腾人,上次那一番离别大戏显然刺激到了他们,他们欺负人欺负的更凶了。

我咬牙切齿,又奈何不来他们,第二天早上就扔了玉佩。

结果晚上,我被欺负的更凶了。

“鸢儿,丢了玉佩也没用,是你亲口承诺的,我们签了血契,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的。”

我实在不是他们的对手,夜夜笙歌,让我的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

如此下去不是长久之计,痛定思痛,我和他们进行了一场促膝长谈。

出于我身体健康的考虑,他们终于点头。

顾骁:我一三五七,他二四六。

谢明远:你凭什么多一天?

顾骁:不服打一架?

小七默默探头:要不,七留给我?

(全文完)

《穿书后给娃找爹》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