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

更新时间:2024-03-31 23:56:04

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 已完结

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

来源:阅文作者:安林分类:短篇主角:陆北陌,夏云初

看小说《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很过瘾,陆北陌夏云初等人身上既有勇敢之气,又有小人物的阴险,充满看点。安林的文笔极好,读起来有种欣赏的眼光在看,以下是小说内容:我和男友婚礼当天,真千金拿着一张癌症确诊单来抢婚。她赢得了所有人的同情,而我却收获了所有人的谩骂。我下意识求助男友,而他却对着真千金眼眶红润,说下辈子想好好照顾她。他义无反顾悔婚,将她接回我们的婚房,我终于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我和男友婚礼当天,真千金从癌症病房冲到现场。「我都快要死了,为什么你还要从我身边抢走他?」她哭得双眼红肿,而我被宾客的展开

《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章节试读:

无尽的沉默。

整个婚房空荡荡的,像无人居住一样安静。

5

原来他今晚生气,气的是夏时雨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他想要个宝宝,而孩子的妈妈,却不是我啊。

小腹连带着浑身传来阵痛。

我深吸口气,一阵腥甜味便从鼻腔喷涌而出。

我强撑着力气,连忙折返卧室。

从床头柜里翻出止痛药,就着冰冷的水吞咽进了喉管。

奄奄一息倒在床头,门外唯有漫漫黑夜。

我记起入职陆北陌公司的第一天,下班后,他一个人蹲在路边喝得酩酊大醉。

一辆飞驰的汽车直愣愣朝他开来,被我奋不顾身冲上去挡住。

刺耳的急刹车后,车子停在距离我们十厘米不到的地方。

陆北陌与我四目相对,瞬间酒醒了:

「云......从今往后,你只要乖乖躲在我身后就好。」

「我要保护你一辈子。」

那天之后,他接送我下班,为我买各种礼物和鲜花,生病了喂我吃药,不开心了就带我出去兜风。

俨然一副霸总宠妻的做派。

唯一令我担忧的,便是他抽烟的坏毛病。

「不抽烟可以吗,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的。」我坐在副驾驶看向他。

他眼神游离,许久才接话道:「已经戒不了了。」

我想不明白他是何时染上的烟瘾,直到陆氏集团因为一场风波股票大跌,陷入绝境。

他的烟瘾也更重了,甚至患上了肺癌。

我和他做换肺手术那天,他淡淡说了一句:

「手术过后,我们就订婚。」

那是他送给我最大的惊喜。

可就在订婚当日,他的初恋,夏氏真千金,却回来了。

6

第二天一早,夏时雨不知何时进了衣帽间,早早为他熨烫了西服。

她拿起一条棕色领带,熟练地打起一个领结:

「你知道吗,这些领带都是我为他买的。」

我僵在原地。

「没想到他还存在衣柜里,这么多年都不舍得换。」

我内心再无波澜,只是思绪飘到了和他恋爱时的景象。

「我给你多备几条领带吧,有些不太搭西服。」

我为他整了整领带,却被他冰冷的手止住。

「不必了,我恋旧。」

那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只是纯粹的恋旧。

现在才幡然醒悟,原来他恋的,是送领带的那个人。

夏时雨伸手便要替他戴上,却被陆北陌及时制止:

「现在已经轮不到你了。」

他一把从她手里夺过那条已经打好结的领带,直直扔进我手中。

示意我替他戴上。

夏时雨像是赌气似的,头也不回地跑开。

我手里像是握住了一块烙铁,又红又烫。

恍惚地为他系在脖间,一条初恋为他打好结的领带,心里满是说不清的滋味。

好像我才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一样。

一整个白天,我都心神不宁,在办公室坐如针毡。

直到晚上,陆北陌陪客户喝了不少酒,醉醺醺被我接回家。

「姐姐,北陌的胃不好,不能喝太多酒的,你怎么都不关心他的身体?」

「我们分手那天正好是情人节,他喝了很多酒,还在电话那头说要保护我一辈子......」

7

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救下醉酒的他那天,恰巧是情人节。

我依稀记得他紧拥我的场景,手机屏幕上还通着一个电话。

他想要那个女孩乖乖躲在他身后,保护一辈子的。

原来那个女孩,不是我啊。

他叫的不是「云」,而是电话那头的「雨」......

他原来从未记起过我。

他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酒精的味道浓烈又刺鼻。

而我却又是一夜未眠。

翌日是周末,养父母来我婚房,准备接时雨去医院复查。

「北陌,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我害怕打针吃药,你以前都会买甜点哄我的。」

夏时雨今天特意化了个淡妆,试图过来挽陆北陌胳膊。

「头疼,不去。」陆北陌一脸冷漠,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

夏时雨见状便讪讪离开。

其实我知道,他只是在和她赌气。

昨天一进公司,他便安排人给医院送去了最先进的透析机。

美其名曰做公益,实则是为夏时雨治病。

他为什么总是口是心非?

我进厨房的时候,他正在倒牛奶。

溢得满地都是。

我对牛奶过敏,他是知道的。

就连早餐也不是为我准备的。

「明天有时间吗?」我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刚端起来,却又意识到要忌口。

「怎么了?」他回过神,平静地望了我一眼。

「要去趟医院调二十年前的新生儿档案,你忘记了?」

「嗯,找你亲生父母,我怎么会忘?」他轻抚着我的头,一双眼含情脉脉。

他宁愿陪我去找亲生父母,都不愿陪她去做最后的复查。

他还是更爱我的。

8

我鼻头倏地一酸,身子直直扑进他怀里,凑上前试图主动吻他。

他却别过头,僵硬地拉开我:

「我还没刷牙。」

我身子一僵。

他口中还透着淡淡的柠檬味,是我早晨替他挤好的牙膏味。

「喝热牛奶吗,不冷不烫,温度刚刚好。」

我心头一颤:「你知道的,我牛奶过敏。」

他飘忽不定的视线终于落在我脸上,顿了顿才接话:

「昨晚酒喝多了,还没缓过神来。」

我长久积攒的情绪几近爆发。

「是没缓过神,还是心里一直惦念着她?」

薄薄一层窗户纸被我撕破。

他语气冷得宛如南北极:

「云初,你一向大度,她都是将死之人了。」

「难道爱情还需要大度吗?」

我愤怒地质问,每一处神经都在刺痛,导致我整个人都在颤颤发抖。

这是我头一回,在他面前如此失态。

在他眼中,我一向都是夏氏乖巧懂事、大度有礼的千金,和他门当户对。

即便夏时雨回来,我也没有改变分毫。

他无奈地扫了我一眼,唇角慢慢凑近我额头。

就当他要吻上来时,一阵尖叫声打破宁静。

是夏时雨的声音。

他动作一滞,很快便恢复如初,继续朝我袭来。

我看向他那双空洞的眼神,瞬间没了期待。

「她好像受伤了?」我一把将他推远。

「我不在乎。」话虽如此,但我仍旧看出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焦躁。

「哦。」

「公司还有点事,我去打个电话。」说完,他匆匆而去的方向却不是书房,而是大门外。

9

我没再戳破,只觉得每一次呼吸都牵连着无尽的疼痛。

有些人,终究是不值得。

最近两天,我吞止痛药的次数更多了。

腹部的疼痛感也更甚。

一出房间,夏时雨就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脚踝处有一道隐隐的瘀伤。

她早上穿出门的高跟鞋坏了,被人随手扔在一旁。

此时正穿着一双合脚的兔子凉拖。

是放在我衣帽间吃灰了很久,陆北陌从法国买回来的。

那双鞋并不合我的尺码。

「姐姐这双鞋好适合我,连尺寸都一模一样,我们俩可真有缘。」

夏时雨扑闪着一双无辜大眼,看上去就像只小白兔。

「姐姐,你这么喜欢小兔子吗?」她笑意盈盈,不知有意无意地问我。

我回想起陆北陌每次送我的礼物,兔子模样的衣服、包、鞋和发卡:

「他送的。」

「哦,姐姐,你不知道我是属兔的吗?」

我脑袋嗡地一声,一下子懵了。

额前的兔子发卡像是一道闪电,直直刺激着我的每一寸皮肤。

曾经和陆北陌逛宠物商店,我看中一只小狗,他却说兔子才是最可爱的。

由于工作繁忙,我们并没有买回家养。

只是后来,他给我买的带有兔子属性的物件越来越多,我也渐渐习惯了。

「小兔子,今天玩的开心吗?」

「小兔子,吃饭可不能挑食哟!」

「我的小兔子,嫁给我好吗?」

「......」

原来他长久以来称呼我的昵称,每叫一次,都在加深一次对她的思念啊。

10

他从未爱过我,而我,也只不过是她的替身。

我浑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化为冰水,淌入深不见底无人问津的冰渊。

原来我才是那个不被偏爱的人。

「对了,今晚可以请你们回夏氏吃饭吗,以前我过生日,他每次都会给我买兔子蛋糕的。」她话锋一转,字字珠玑。

今天也是我生日。

和他恋爱后,每次过生日,他也都会给我买兔子蛋糕。

「我是你们从夏氏赶出来的,就不回去了。」我一脸平静。

她表情只尬了尬,又再次接话:「那北陌总有空吧,他可以跟我回去的。」

「他是我丈夫,你自己回去就行。」

落地窗外,陆北陌一手拎着药,另一手拎着蛋糕正往家走。

夏时雨僵住的表情再次被笑容掩盖:

「那是他给我准备的蛋糕,是兔子的。」

「你瞧,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忘不了我的喜好。」

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彻底激怒了我。

「夏时雨,你们早就分手了,他现在爱的是我,想娶的人也是我。」

「他现在关照你,也不过是因为爸妈替你求情,因为你生病了,别忘了当初是你提的分手。」

她听见我说这些,脸色骤变。

「姐姐,趁虚而入的人是你,第三者也是你。」

「夏时雨,你没得癌症是吧?」

「对,但那又怎样。」

11

我一杯凉水浇到她头上。

「既然没病,请你离开我的婚房。」

「你的婚房?」她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笑得更加猖狂:

「你衣帽间里的每一件兔子衣服、包包和鞋子,都是他买给我的,他只是把你当作我,补偿我罢了。」

「他只戴我买的领带,记得我睡前要喝热牛奶,就连我装病,他都记得来提醒我按时吃药,还给医院投资了新型透析机。」

「他因为忘不了我才染上了抽烟,早上我扭伤了脚,他二话不说就出门给我买药,你以为他真的放下我了?」

「更何况,我们还有过爱的结晶。」

「而你,什么都没有。」

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你给我闭嘴!」门外,陆北陌满眼都是怒气:

「既然是装病,还不快滚!」

我的心沉入谷底,陷入绝望。

即使他现在知道了真相,他向着我,可我却再感受不到一丝真情。

我忍着剧痛转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云初,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什么记不住我的脚码,解释你不记得我牛奶过敏,还是你想要的宝宝其实是她曾经打掉的?」

就连每一寸血液都在隐隐作痛,身心都几近崩塌。

「你爱过我吗?」我抑制着强烈起伏的情绪,语气佯装平静。

「我为你做了那么多,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我感受到了。

但还是忍不住继续追问:

「我们第一次相遇那天,你说要保护一辈子的女孩,是我还是她?」

12

「小兔子,别闹了。」他沉默良久,并不正面回答。

我只觉得胃里作呕,甩开他的手,就要去收拾行李。

他三两步跑过来拦我。

「都是我的错,是不是我死了,你们就不会怪我了。」

身后,夏时雨话中带着哭腔。

她一手拿起把水果刀,作势就要朝手腕上割去。

陆北陌脚步一顿,身子僵在原地。

只一瞬的犹豫,他便轻飘飘对我说:

「人命重要,你那么大度,我相信你能理解的。」

他转身冲向了夏时雨。

他亲手掐灭了我最后一丝希望。

我收拾好行李,给他发了封辞职电子邮箱,将所有的联系方式统统删除拉黑。

他给我买的东西,我一样都没带走。

第二天,我独自去医院调取了二十年前的出生档案,一一排查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离开了夏氏,也离开了陆北陌。

我成了真正的孤儿,无处可去。

医院的电视新闻上,正在播放夏氏真假千金和陆氏独子的八卦新闻。

「听说那假千金连夜搬走了,我就说嘛,门当户对才是真爱,假千金根本就不配!」

「听说真千金可是得了癌症,陆北陌还为了方便照顾她,把她接回了家,这样的爱情真让人羡慕!」

两名路过的护士在讨论八卦。

原来我们的爱情,不仅没得到亲人的祝福,就连旁人都不看好啊。

我不仅被他抛弃,也被全世界抛弃了。

......

昏迷醒后,又遇到上次替我检查的医生:

「夏女士,才过两天,你的癌细胞扩散更严重了。」

「还有啊,你们的孩子——保不住了,得尽快拿掉。」

13

我小心翼翼呼吸,牵连出腹部阵阵疼痛。

不由地感到委屈。

原来这几日的腹痛,都是因为有宝宝了啊。

「对了,事发突然,我们用您手机拨打了紧急联系人电话,您丈夫应该快到了。」

我垂眸,心里一通翻江倒海。

我们已经结束了,他来了,又能怎样呢。

孩子始终是保不住的。

半小时后,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医院大门,正巧和他迎面撞上。

「有宝宝了,怎么不告诉我?」他表现得极为关切,一把抢过我行李箱就往车上扔。

我病得太久,已经没力气跟他争了。

「医生说你昏倒了,又是怎么回事?」

他凑过来,亲力亲为为我系安全带。

他曾经总这样细腻地对我,让我一度产生他很爱我的错觉。

可现在,我已经看透了。

我闭上眼睛,他以为我想好好休息,便自顾自继续说着:

「既然我老婆累了,那就好好休息。」

「过两天,咱们重新办婚礼,我要把你风风光光娶进门。」

额头传来一阵浓烈的温度,他的鼻息在我发间交织。

可我的情绪却再没了波澜。

一路上,他不同往日地话多起来:

「一年前陆氏遭遇了一次经济危机,是时雨父母投了五百万,陆氏才能有今天。」

「我父母创业那年公司几度濒临破产,恰巧时雨怀孕,我为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却忽视了她和孩子需要更多陪伴,她这才一气之下打掉孩子,跟我提了分手。」

14

「云初,我对她有恨,对孩子有愧,也欠她父母一个恩情,但那些都不是爱情。」

「我害死过一个孩子,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她去死,你能明白吗?」

可他却不知道,那五百万,是我求着养父母投给他的。

夏时雨回来后,养父母跟我签下一张欠款协议。

只要我和陆北陌结婚,那五百万的合同就压在我身上一辈子。

他更不知道,自从我和他换肺之后,我的身体早就出现了排异反应。

癌细胞早就扩散了。

我们的孩子,也注定活不了。

可他自始自终,都没有问一句,我的身体究竟怎么了?

他只是想要个自己的宝宝,而不是我。

他始终没有爱过我。

身体的疼痛,远不及我的懊悔,来得那么猛烈。

车子刚开进家门,门口却围了一圈消防员。

房顶上,一道熟悉的女孩身影就站在边缘。

是夏时雨。

陆北陌见状,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

他再一次把我遗忘了。

我艰难地跟了上去,只听见男人发怒的语气中带着更多的温柔:

「时雨,你到底要干嘛?有话好好说,你先下来可以吗?」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时候我生活在孤儿院,连自己爸妈是谁都不知道,自从有了宝宝,反而更见不着你面,你叫我怎么想?」她边说边哭,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15

「就因为这个,你就能私自打掉我们的孩子吗?」陆北陌拳头紧握,态度大变: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家里情况特殊,根本抽不出时间?」

夏时雨抽泣得更加剧烈:「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陆北陌僵在原地,只见夏时雨抬脚就要朝天台外走去。

「既然你就是不肯原谅我,那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就让我从这里跳下去吧,祝你和姐姐天长地久,永远幸福!」

陆北陌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将她拽了下来,死死抱在怀里。

「我就知道,你还爱着我。」夏时雨抬起头,朝他的唇吻了上去。

我心如刀割,他连我们的宝宝都不要了。

他只是要她而已。

我吃痛地下了楼,暗自做了个决定。

我将他的号码从紧急联系人删除,又仔仔细细检查了所有软件,生怕漏掉一处。

我们的孩子流掉没过多久,通讯录黑名单里冒出了几十条他打来的电话。

我没有再管。

病情最严重的那几天,他和夏时雨的喜讯传遍云城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而我只获得了所有人的谩骂。

电视新闻全程直播他们的世纪婚礼,病友们满是羡慕的眼神。

只有我,伴着最后一次痛楚,永远离开了这片伤心之地。

医生将我的死讯和孩子的流产单一并寄给了他。

哦,听说他疯了。

16

他顶着一头乱发,跪在妇产科医闹:「你们凭什么流掉我的孩子?经过我同意了吗?你们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夏女士是一个人来的,个人资料显示未婚,你拿什么证明孩子是你的?」医生连忙叫来保安,满眼不屑地看着他:

「你要是真对孩子上心,这么久了也没见你陪她来过一次!」

他攒紧拳头,继续追问:「那她的死又是怎么一回事?」

医生听闻,更加惊讶:「她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很久了,你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要不是她执意和你换肺,好好的身体怎么会成现在这样?你根本就不配当她丈夫!」

他根本来不及消化这些信息,就被两名保安架着扔出了医院。

他只觉得一阵天塌地陷,做手术的位置传来阵阵刺痛。

他的孩子,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再一次没了。

他心爱的女人,那个为了他甘愿自己承担风险的女人,却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出异样。

就在他忙着补偿初恋,以为初恋才是他心中份量最重的女人时。

他忽地幡然醒悟。

最让他放不下的,其实是夏云初。

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她的死,让他日日夜夜,生生世世,都抹不去关于她的记忆。

他的烟瘾又犯了。

他喝光八瓶啤酒,坐在与她第一次相遇的路边。

幻想着一辆飞驰的汽车路过,幻想着她能再次闯进自己怀里。

可直到一滩血从嘴里吐了出来,她也没有再次出现。

17

他被夏时雨接回家,那婚房里还残留着云初生活过的影子。

他掐灭一根烟,冲了杯咖啡递给女人:「你爱喝的咖啡。」

「陆北陌,你知道的,我只喝热牛奶。」

陆北陌视线一闪,没再接话。

对啊,她不是她。

他在跟云初说话呢。

「不能再抽了,伤肺。」女人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烟,掐灭后扔进垃圾桶。

陆北陌没有理她,又点了一根,再次被女人掐灭。

「我和她举行婚礼的时候,你手里拍的那张癌症确诊单,是云初的对不对?」陆北陌后知后觉。

夏时雨心里一惊,脸色涨得通红,却咬死不承认。

是啊,人都死了,死无对证。

没人能拿她怎么办。

可夏时雨哪里懂,他的肺时时刻刻都在抽痛。

那是云初的肺,云初在这世上,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了。

而他竟然连自己的孩子,连云初都没能保护好。

再留下这个肺,又有什么用呢?

他想把云初体会过的痛楚,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地体会一遍。

他已经不想活了。

「北陌,我怀孕了。」夏时雨躺在他怀里,满眼都是温柔:

「你说过的,要和我养育宝宝,要保护我一辈子。」

沉默良久,陆北陌终于开口:「好。」

孩子是早产儿,但身体各项指标都很健康。

母女两被推出手术室时,陆北陌恍惚之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女人穿着一身白大褂。

是夏云初!

18

他越过人群,一个劲地冲向手术室。

却被一次又次地推远。

好不容易冲了过去,医生都已经散了。

「刚刚那个医生呢?那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他死死抓住护士的手不放:

「你们医院是不是有个叫夏云初的女医生?你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

小护士哪见过这场面,只觉得陆北陌八成是哪个疯子病患:「没有,没听说过。」

她边说边甩开陆北陌,头也不回地跑了。

陆北陌发疯一般地找寻着她的身影,从第一层到二十层。

他记得夏云初是学医的,他认定了这不是巧合。

只要他用心,就一定能挖地三尺把她找出来。

哪怕有一丝关于她还活着的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直到他腹部止不住地抽痛,痛到一滩又一滩的血从嘴角渗出。

他被路过的护士搀回了产房,夏时雨也不想装了:

「她明明都死了,你还要发什么疯?」

「是我在发疯还是你发疯?你和你爸妈明明什么都知道,明明清楚得癌症的是她,为什么还要合伙骗我?!」

夏时雨冷笑一声:「可你还不是三番五次选择了我,你根本就不爱她,只是更爱自己而已。」

「夏时雨,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跟你结婚生子!」陆北陌气得发抖,一拳重重砸在墙上。

夏时雨笑得更猖狂了:「好啊,你想反悔的话,就先把夏云初欠我家的五百万还回来。」

「还有啊,我千辛万苦为你生下了孩子,既然要离婚,陆氏的财产就得有我一半!」

19

陆北陌和夏时雨结婚那天,我以为自己会一个人孤零零死在医院。

「夏女士,您的病拖了太久,云城目前的医疗没法治。」医生的话都在我耳边起茧子了。

以前拖着,是因为我察觉到了陆北陌的异样。

他的胃病变了。

「妈妈快看,电视里的新娘好美,新郎好帅,我以后也要嫁给这样男人!」左边病床,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是位癌症早期患者。

窗外阳光明媚,唯独我一人被全世界遗弃。

我吞了十几粒安眠药,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死亡。

是小姑娘的妈妈及时发现了我的异样,医生急匆匆把我推去洗胃,这才救了我一命。

以前,我也是个怕疼的小女孩。

而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我害怕的了。

直到那天,我的亲生父母走进了病房。

因为他们抱错的孩子出了意外,验血时才察觉了端倪,这才寻着线索找到了我。

他们抱着我痛哭流涕,边哭边笑:「妈妈的好孩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妈妈要带你出国治病,妈妈决不会让你死的!」

他们把我搂得很紧,生怕我再寻短见。

以前只觉得,窒息的感觉好痛。

可是今天,我却觉得异常温暖。

亲生母亲带我出国,为我请来最好的癌症专家,花重金为我换了一个健康的肺。

直到我完全康复,回国之后,来接机的竟是云城出了名的年轻企业家云晨阳。

「妹妹,我来接你回家。」

原来他就是被我父母抱错的孩子。

20

一夜之间,我不仅找回了亲人,还多了一个对我呵护有加的哥哥。

他得知我学医后,便将我安排进自家的医院工作:

「实习一段时间,就去当院长,要是不想干了,就回来继承家业。」

「你未婚夫那边,我已经把你的死讯放出去了,伤害过你的人,就应该让他承受双倍的痛苦,背负一辈子的愧疚!」

我本以为再不会与陆北陌有任何交集的。

直到那天,夏时雨被他送来我们医院生产。

我正巧是那场手术的主刀医生。

孩子并不是早产儿,足胎足月,很健康。

但基于对孕妇的保护,我没说实话。

只是这样推算的话,夏时雨早在和陆北陌重逢前,就怀孕了。

可这些还重要吗?

我早就不在乎了。

手术后我便匆匆离开,后来听同事说有个男人像是疯了一样,从医院最底层找到最顶层。

他在找一位叫夏云初的女孩。

「梦梦姐,听说那男人还是陆氏集团的CEO呢,后来还跟他老婆在产房大吵大闹,他老婆也是娇气的要死,一个劲数落我们的不是,真是扫把星凑一对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当初他们的世纪婚礼搞那么轰动,没想到连孩子都不是自己的种......」

后来,我当上了医院院长,听说院内新来了一位有钱有势的病患,得的是胃癌。

病情复杂,很难医治。

「云院长,那位病患的情况过于复杂,我们这才来请您出山。」

办公室里,年轻医生扎堆看向我。

我挥了挥手:「麻将打多了,早就没水平开刀了,安排他转院吧。」

再后来,听说陆北陌意外得知孩子的真相,接受不了自己成夏时雨接盘侠的事实。

一怒之下将真相公之于众。

两家人的恩怨在云城闹的路人皆知,成了大家嘴里的笑话。

「云楚楚,哥哥替你报仇了!」云晨阳勾嘴一笑。

《总裁别虐了,夫人跑了》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