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替身恋人

更新时间:2024-03-31 23:56:05

替身恋人 已完结

替身恋人

来源:阅文作者:一条酸菜鱼分类:短篇主角:宋辞宴,唐念诗

一些朋友对《替身恋人》还是很感兴趣的,通过阅读发现本文人物描绘的很好,尤其是宋辞宴唐念诗等人很吸睛,给了大家意想不到的惊喜,《替身恋人》简介:我爱了宋辞宴三年,直到他的白月光江雪回国,我才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我提出分手。宋辞宴认为我是无理取闹,满脸不耐烦。「诗诗,别闹,我和小雪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把她当妹妹。」可宴会上,他却搂着她的后腰,举止亲密,对我视若无睹。直到我去世后,宋辞宴却红着眼跪在我的墓碑前,状若疯魔。...展开

《替身恋人》章节试读:

10.

存好钱后,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转角处,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宋辞宴。

他手里拎着很多袋子,默默地看着远方不远处的江雪。

像一个温情的丈夫,眼睛里,只装得下自己的妻子。

江雪回过身,看到了不远处的我。

「唐小姐,好巧啊。」

宋辞宴跟在她身后,跨步向我走来。

眼神有些慌乱。

「小雪她刚回国……」

「我知道的。」没等他说完,我打断道。

「你们继续逛吧,我约了朋友,先走了。」

路过宋辞宴时,他拉住了我的手。

「诗诗……」

我扬起嘴角,朝他微笑。

「没关系的,我都理解。」

从始至终,我都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晚上,宋辞宴早早回来了。

又买了之前的蛋糕。

「诗诗,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

「阿宴,喜欢吃蛋糕的不是我。」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加了江雪的微信。

宋辞宴每回带甜品回来,江雪的朋友圈都会发一张一模一样的蛋糕照片。

「从小到大,还是这家蛋糕最好吃,好在,他还没有忘记,虽然很远,还是会特意去给我买。」

「是江雪。」

宋辞宴手里的蛋糕啪嗒掉落在地,变了形。

「对不起,既然你不爱吃,我以后不买了,你喜欢吃什么?」

三年了。

他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再理他。

晚上,他抱着我在我耳边叹气。

「诗诗,我只是把小雪当作妹妹,真的。」

重要吗?

不重要了。

等我攒够还他医药费的钱,他是生是死都和我没关系了。

11.

同事突然生病,我开车送她去医院。

「你先在这打点滴,我去给你拿药。」

「诗诗,谢谢你。」

我来到一楼的窗口,取了医生开的药。

顺道去外面买了些吃的。

回去的时候,在走廊尽头见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背对着我,紧张地来回踱步。

那是宋辞宴。

他怎么会在医院?

我刚想上前,医生走了出来,我悄悄跟上去。

宋辞宴像个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医生的叮嘱。

随后,转身,四目相对。

「诗诗?你怎么在这?哪里不舒服吗?」

我往后倒退一步,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没有,是同事。」

「你呢?」

宋辞宴的手僵硬的停留在半空中。

没等他回答,江雪出现了。

「阿宴,医生怎么说?」

「唐小姐,又见面了。」

「真巧。」我礼貌地回应着。

宋辞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将手里的诊断书藏在身后。

「医生说就是些小毛病,好好调养就行。」

说完,他转头看着我。

「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还是多陪陪江总吧。」

我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利落的转身。

没再分给他们一个眼神,抬脚离开。

再不走,我怕我会忍不住笑出声。

就在刚刚,我听到医生的话。

江雪病了,很重,肺癌晚期。

也就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一个将死之人,我就可怜可怜她吧。

周末的时候。

宋辞宴去公司加班。

门铃被人按响。

「唐小姐,宋总派我来拿一份文件。」

我去书房把文件递给助理,顺道给了一个饭盒。

一个小时后。

我的饭盒,出现在了江雪的朋友圈。

「辛亏有他准备的饭,不然我要被饿死了。」

还配了一个委屈巴巴的颜文字。

「好吃吗?」

「好吃。」

「我做的,谢谢夸奖。」

一分钟后,江雪的电话打了进来。

「唐小姐,谈一谈吧。」

「好啊。」

我们约在咖啡馆,江雪已经到了。

「开个条件吧,怎样你才能离开他。」

「你不懂套路啊。」

「你应该丢给我一张卡,说给你五百万,离开宋辞宴。」

我喝了口咖啡,嘲讽道。

「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我和阿宴你情我愿,何谈出卖,再说了,江小姐又好到哪里去呢?」

「就这么喜欢……别人玩过的男人?」

江雪脸色倏地变红,端起咖啡就泼了过来。

「不要脸。」

我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服务员,一杯咖啡,热的。」

咖啡上来,我二话没说拉着江雪浇到了她的头上。

「宋辞宴惯着你,我可不惯着你。」

江雪气的在身后直跳脚。

「唐念诗,你给我等着。」

12.

我刚到家,宋辞宴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宋总,是来问罪的吗?」

「你叫我什么?」

「宋总啊。」

「你……你在家等我。」

我听了他的话,在家等了一晚,他都没回来。

无聊时,我刷着朋友圈。

看到了江雪发的一张照片。

医院病房的窗户上,出现了宋辞宴的身影。

「这么多年,还好他还在。」

「恭喜你们。」

评论发出去,我递交了辞职申请。

上个月的工资已经到账,正好够还宋辞宴。

我决定,换个地方发展。

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手指在宋辞宴的号码上来回摩挲,最终也没有拨过去。

我坐高铁来到江南小城。

晚上,我接到了宋辞宴的电话。

「诗诗,你在哪里?」

「酒吧。」

「这么晚了,去酒吧干什么?我去接你。」

「宋总,餐桌上有张银行卡,里面的钱正好还你之前替我交的医药费。」

「什么意思?」

「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没出声,一片安静。

我握着手机,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我被呛红了眼。

「诗诗,别闹,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和小雪什么都没有。」

「当初和我在一起不就是因为我和她有些像吗?现在她回来了,不正合你意吗?」

宋辞宴的语气加重了一点,冷冷地说道:「我都说了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随便你吧,挂了。」

你真要和我分开?」

「嗯。」

「好,你别后悔,以后你求我,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

碗碟碎裂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随后便是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我又点了一瓶酒,不知不觉,已到深夜。

叫了辆车,回酒店。

路上一阵颠簸,我捂着嘴想吐。

发现自己还在车上,周围一片漆黑。

「师傅,您是不是开错了?」

「师傅?」

司机师傅头戴鸭舌帽,看不清他的面容。

没来由的心慌,我这不会是碰上黑车了吧。

下意识的拨通了宋辞宴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不死心,又拨了过去。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江雪的声音。

司机察觉到我已经醒来,猛打方向盘,我被甩向一旁,手机从手里脱落。

果然有问题。

我上前与司机争抢方向盘,突然前方出现一辆大货车。

避无可避,撞了过来。

四肢百骸都在疼痛,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太蠢了,应该报警的。

我艰难地呼吸着,想要伸手去拿一旁的手机拨打求救电话。

每动一下,身上的疼痛就加重一分。

血液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我知道,我要死了。

身上的力气渐渐散去。

「宋辞宴,我终于,不用再爱你了。」

13.宋辞宴番外

「谁打来的电话?」

江雪将手机搁到一旁。

「推销的,我就给挂了。」

看着宋辞宴穿衣要走,江雪赶忙上前阻拦。

「阿宴,你要去哪里?」

宋辞宴拧眉看她,像是通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诗诗还在等我。」

说完他就愣住了,就在几个小时前,诗诗刚刚跟他提了分手。

宋辞宴回到家,打开灯,暖黄色的灯光照亮整个空间。

还是我离开之前的样子。

他从来都没想到,仅仅是少了一个人,房间竟格外的冷清。

没有人再给他准备晚餐,没有人帮他宽衣解带。

也没有人,等他到深夜了。

想到这里,宋辞宴有些后悔了。

江雪得了癌症,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所以他把心思都放到了她身上,却忽略了那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后悔了,他不想分手。

他平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错了。

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备忘录第一位的号码。

「喂,您好!请问是唐念诗的家属吗?」

电话那头传来冷冰冰的男音。

「你是谁?唐念诗呢?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这里是医院,刚刚手机主人发生车祸,去世了。」

宋辞宴想都没想就挂断了电话。

「可恶的女人,为了和我分手,随便找个人来骗我。」

说完,愤愤地将手机摔在地上,不解气的踩了一脚。

没走几步,又折返回来,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

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脚印。

只是屏碎了,功能正常。

「等她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会给我打电话了。」

这一晚,他睡的很不安稳,一直往身旁摸去,可那里始终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温度。

他还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的诗诗鲜血淋漓,流着血泪对他说:「宋辞宴,我不爱你了。」

他被惊醒,出了一身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久久不能平静。

他无法接受诗诗不爱他这个事实。

她怎么会不爱他呢?

她陪在他身边三年,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诗诗有多爱他了。

诗诗只是耍性子,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的。

宋辞宴安慰着自己。

14.

「诗诗,帮我打领带。」

「诗诗……」

宋辞宴拿着领带的手顿了一下,随后笨拙地系着领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诗诗不再帮他打领带了呢。

好像是,江雪出现以后。

江雪电话打了进来。

「阿宴,今天你还来接我一起去公司吗?」

「不了。」

宋辞宴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诗诗,我拒绝江雪了,回来好不好。」

他将信息发了出去,然后静静的盯着。

直到页面按下去,也没有收到回信。

「肯定还在闹别扭。」

宋辞宴拿起身边的车钥匙,开车去公司。

半路上,收到陌生来电。

「您好!请问是唐念诗的家属吗?」

「她的尸体目前正在停尸房,需要家属前来认领。」

宋辞宴耐心地听着对方说完,平静的挂断电话。

握在方向盘的手微微一抖,车子毫无预兆的撞向一旁的栏杆。

砰的一声巨响。

宋辞宴才回过神。

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医院里,江雪慌忙的跑进病房。

「阿宴,你没事吧?」

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宋辞宴推开她的手。

「没事。」

江雪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想要向前搀扶他。

「不要碰我!!!」

宋辞宴额头青筋四起,望向江雪的眼神满是疏离与冷漠。

「我只是担心你。」江雪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如果换做之前,宋辞宴肯定会忙不迭地上前安慰她。

可是现在,巨大的心慌笼罩着他,好像他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脑海里浮现出最后一次见诗诗的情景。

她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面容憔悴,仿佛早就在为离开他做着准备。

两天后,那个电话再次打来。

「唐念诗,你闹够了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玩这个把戏,很好玩吗?」

直到他收到诗诗同事的消息。

「宋总,诗诗她,前两天出了车祸,去世了,您是他唯一的亲人……」

宋辞宴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来到了医院。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见到了诗诗。

只不过,如今的唐念诗,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身上盖着白布。

宋辞宴颤巍巍地走上前,掀开白布。

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面色如纸,上面大大小小的伤痕,都在揭示着主人死之前经历了什么。

面前的人,不会再对他笑了,也不会温柔的看着他。

她紧闭双眼,无论宋辞宴如何痛哭求饶,都没再睁开看他一眼。

15.

过了许久,宋辞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会发生车祸?」

「警察说,唐小姐所在车辆与一辆货车相撞,唐小姐和司机当场身亡。」

「据那辆货车司机的描述及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唐小姐所在车辆不知为何,突然变路,这才撞上。」

宋辞宴离开后,工作人员将遗物递给他。

一个手机,还有一条项链。

宋辞宴记得这条项链。

他和诗诗刚在一起时,会特意抽出些时间陪她逛逛。

有一次他们去商场,诗诗被这条项链吸引。

但看了价格后,舍不得买。

于是宋辞宴偷偷买了下来。

他还记得诗诗收到这条项链时脸上欣喜的表情。

「阿宴,帮我戴上好不好?」

这一戴,就是三年,从未被摘下,直到死。

宋辞宴来到诗诗订的酒店。

仿佛还能感受到诗诗的气息。

地上的行李箱大开着,脱下来的衣服被随意的丢在床上。

桌上还有半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

宋辞宴走进去,将诗诗的东西整理好。

离开时,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

上面写满了:「我再也不要喜欢宋辞宴了。」

回到家里,宋辞宴打开诗诗的手机。

发现,出事当晚,他曾给自己打过电话。

最后一通显示通话时间 1 分 23 秒。

于是他又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并没有通话记录。

他想起了江雪。

「喂,阿宴,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你之前是不是用我的手机接过诗诗的电话?」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诗诗死了。」

电话那头息了声。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葬礼那天。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宋辞宴捧着花站在墓碑前,江雪也来了。

「滚,诗诗不想看到你。」

「阿宴……」

江雪又哭了,她怎么这么爱哭。

「我叫你滚啊。」

宋辞宴赤红的双眼,随时都要喷出火来。

江雪被他一激,当场犯病。

止不住的咳嗽,甚至咳出了血。

而宋辞宴就在身旁,看都没看她一眼。

最后,她被救护车接走。

墓地里没有一个人,宋辞宴孤零零的站在墓碑前。

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接受诗诗已经离开的事实。

诗诗去世这几天,宋辞宴不吃不喝。

终于熬不住,在墓地里晕倒过去。

被陈宇送进了医院。

病床上,宋辞宴惊慌地喊着:「诗诗,别离开我。」

睁开眼,是入目的白。

「你总算醒了,不就是死了个情人嘛,至于吗?」

是啊,在所有人眼中,唐念诗只不过是宋辞宴包养的一个情人。

只有她自己,默默的把自己当成女朋友。

而宋辞宴,从未承认过。

听到陈宇的话,宋辞宴暴躁地从床上跳起。

不管不顾地将陈宇抵在墙上。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她,她是我的爱人,爱人。」

双目猩红,似是要滴出血来。

16.

「小雪,可能快不行了,她想再见你一面。」

「不见。」

宋辞宴想都没想就出口拒绝。

「宋辞宴,你当初接近唐念诗不就是因为她长得像小雪吗?」

「我只是把小雪当作妹妹。」

「起初接近诗诗确实是因为她的长相,可是,相处下来,我慢慢被她吸引。」

「她那么坚强又那么优秀,我早就爱上她了。」

「我爱她啊。」

这是诗诗去世后,宋辞宴第一次哭。

寂静的病房里,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多深情。

宋辞宴没在医院多待。

他想回家,回到那个有诗诗在的家。

他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看起来有些紧张。

颤抖着手,轻轻推开房门。

「诗诗,我回来了。」

一阵风吹了过来,带动窗帘,发出沙沙声。

没人回应他。

他翻出烟盒,打火,点燃了一支烟。

烟雾环绕,烟头越烧越短。

直到一点猩红烫到手指,宋辞宴才恢复知觉。

将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

重新点燃一只。

曾经因为江雪戒掉的烟。

如今,因为诗诗,再次点燃。

他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天空暗了又亮。

他拿出手机,打开诗诗的聊天框。

把诗诗发过来的语音逐条打开。

「阿宴,新年快乐。」

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阿宴,喜欢你,我喜欢你。」

这是宋辞宴故意逗她,让她说出口的。

「阿宴,阿宴,阿宴。」

直到最后两条。

「阿宴,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白灼虾。」

宋辞宴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抓在手里,不断收紧,快要爆炸了。

他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宋辞宴埋头在诗诗的衣服间。

闻着上面熟悉的味道,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他被外面的雨声吵醒。

「诗诗,是你回来了吗?」

墙上的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回声。

手机在这时响起。

「诗诗。」宋辞宴脱口而出。

「是我,陈宇。」

「有什么事吗?」

宋辞宴冷冷地问。

「小雪,走了。」

「哦。」

仿佛,那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宋辞宴,你真不是东西。」

是啊,他也觉得自己不是东西。

他把电话扔在一旁,没再理会。

日子一天天在平静中度过。

房间里属于诗诗的气息却越来越少。

早上,他学着诗诗的样子,给自己做了个煎蛋。

吃到蛋壳时,他皱了下眉头。

这么难吃的蛋,不知道她是怎么吃的那么开心的。

在家待了这么久,他的身上都臭了。

梳洗打扮一番,来到公司。

将公司交给亲人。

然后买了一束花,来到墓地。

「诗诗,我来陪你好不好。」

他拿出一把匕首,准备割腕自杀。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身后。

拽着他的衣角软软地说:「叔叔,照片上的阿姨好漂亮啊。」

宋辞宴收起匕首。

「阿姨也和妈妈一样,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宋辞宴默默地点着头。

「叔叔,你想阿姨吗?我好想妈妈呀?」

宋辞宴再也忍不住,整个身体微微的颤抖。

「叔叔很想她,很想很想,可是阿姨不要叔叔了。」

小女孩安慰地拍了拍地上的宋辞宴。

「叔叔别伤心,妈妈说过,她们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的,她叫我好好生活,健康长大。」

「好好生活吗?诗诗她也会看着我吗?」

自杀没成,宋辞宴在墓地待了很久很久。

后来,他出现了幻觉。

经常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话。

有时开心的笑,有时悲伤的哭。

家人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可无论医生怎么诱导,他一个字都不会多说。

只重复着一句话。

「我要回家,诗诗还在等我。」

医生无奈,建议将他送到精神病院。

可宋辞宴哪也不去,只留在他和诗诗曾经的家里。

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双人的。

仿佛真的只有两个人存在。

但空荡的房间,始终只能听到宋辞宴一个人的声音。

他的余生,将会一直活在这份幻想中。

直到,死亡。

(全文完)

《替身恋人》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