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

更新时间:2024-04-01 18:10:04

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 连载中

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九万里分类:穿越主角:宋时微,沈彧礼

《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是作者九万里创作的一部穿越小说,宋时微沈彧礼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环环相扣,《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主要讲述的故事是:分明是真千金,却被抱错在乡下糙养十三年,原以为回到侯府便是解脱,却不想落入下一个地狱,被白莲假千金处处打压,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归来只为复仇,为此开启了套路摄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为自己靠山,只是靠着靠着,怎么靠到了摄政王怀里去?白莲花:王爷!你可知她曾经在破庙中有个野男人!沈彧礼: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展开

《摄政王娇宠重生嫡妃》章节试读:

丹青堂内,宋风严已坐在主位,宋恩同一个清秀俊朗的男子便一左一右坐在宋风严身侧的雕花实木椅上。

“侯爷,夫人同二小姐来了。”

伴随着小厮通传,宋时微敛眉同朱婉柔出现在众人眼前,直将三人看的有些呆滞。

蜜合色镂空纹锦小袄,配同色水波长裙,碧色系带迎穿堂风而过,更显得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发髻挽成个单螺,仅插了一支黄玉石榴花簪子。

脂粉将其三分黑黄遮掩九成,那双杏眼更是如曜石般流转,如此清新脱俗,低调贵气,哪还有方才那乡下土丫头的模样!

宋恩胸腔像被什么堵住,但很快又露出笑脸,欢喜将她扶起来:“原妹妹打扮起竟起这般好看,真是让姐姐眼前一亮呢。”

宋时微装作羞涩敛眉,没有搭理她,顺势到宋风严面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时微参见父亲。”

上一世还未春闱之时,宋风严便将他资助多年的田磊带回了家中,宋恩温婉大方,做足了世家长姐的姿态,博得田磊青眼。

而众人一见畏手畏脚的她,不喜同轻蔑直接便写在了脸上。

田磊更是在婚后处处冷落。

见宋时微这般落落大方,宋风严也松了口气,带了两分慈爱道:“时微啊,你同你母亲生的真像,这些年在乡下苦了你,日后为父定然会好好补偿,快同你母亲坐在一处吧。”

“谢父亲。”宋时微面上感激,心中冷笑不止。

她上一世所受的苦同宋风严脱不了干系,如今又在此处装什么慈父。

宋风严介绍:“此人乃是我多年资助的书生,名唤田磊,颇具才华,春闱定能够榜上提名,今日唤你们过来,也是认识一下。”

宋时微抬眸,便见田磊左顾右盼,目光流连在丹青堂贵重的摆件上露出贪婪之色。

见宋时微姿容倾城,刹时眼前一亮。

这二小姐可比大小姐俊俏多了。

他满腹经纶,样貌上乘,定能够迷上侯府千金!

宋时微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若非婚姻嫁娶,怎会轻易带女儿与外男认识。

宋恩乃侯府千恩万宠多年的宝贝,宋风严此举是何意味不言而喻。

宋时微精致的小脸上露出无措,拉着朱婉柔小声道:“娘亲,我听白嬷嬷说,女子与外男非婚嫁不相看,我方回到娘亲身旁,为何要带我认识书生。”

声音虽小,可最后厅堂中每个人都听到。

宋风严的脸色顿时难看:“混说什么!”

乡下来的就是不知礼数,便是他有这个意思也不能这般说出来!

朱婉柔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我微儿说的不错,非婚嫁不相看,微儿知礼才会提出疑问,早知今日侯爷带来的是位无关男子,便是我也不会带女儿出现。”

她起身:“田书生抱歉,我同女儿无法在此作陪,失礼了。”

说完便拉着宋时微的手离开丹青堂。

快速穿梭在侯府中,宋时微看着母女紧紧拉在一起的双手,嘴角漾出笑意。

“夫人,管事将上个月庄子上的账册送来了,侯爷方才说,让您去核对呢。”

朱婉柔皱起眉,她还想陪女儿呢。

宋时微却安慰她道:“既然有事忙,娘亲就先去吧,晚上微儿想要同娘亲一起用饭可以吗?”

看看她的微儿多懂事啊。

朱婉柔点头:“乖宝儿,你先自己逛逛,娘亲晚上去珍馥居陪你。”

说完后在她脸上摸了摸,将祝嬷嬷留在她身旁伺候,带人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宋时微目光中露出冷意。

“快走,回珍馥居,哪都不去。”

随即快步往珍馥居处走,横穿花园过半,田磊的身影便冲她横冲直撞过来:“二小姐,小生冲撞了。”

宋时微嫌恶的后退一步。

“冲撞?身为读书人,你可知后宅外男不得入内,既得知冲撞,见我在此为何又不远远躲开反而直冲上来?”

他的心思,自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

田磊愣住,方才大小姐说二小姐是看上自己所以害羞,定不该如此啊。

“在下是田磊啊二小姐,我们方才在丹青堂……”

“住口!”宋时微拧眉,“若今日田公子失礼之事传出去,公子的春闱还会顺利吗?”

田磊狠狠一怔,有些恼怒,那大小姐胡说八道,还说什么二小姐对他青睐有加,如今更是一眼都不愿多看自己!

“是小生唐突,还请二小姐原谅。”

宋时微平静的看着他,黝黑的眼仁似乎能够倒映出天地万物。

“鸢时,去跟上他。”

今日相看不成,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宋风严急了,还是宋恩坐不住。

否则田磊断不会如此心急。

她敛回目光,突然摸向袖口,果真今日朱婉柔送她的帕子不见了。

“蒲月,我的帕子不见了,你去大张旗鼓的让后宅之人都帮我找。”

这东西若她猜的不错,应已在田磊手中。

忆起方才在丹青堂扶了她一把,宋时微那标志的狐狸笑容再次爬上面颊。

冲已看呆了的祝嬷嬷道:“嬷嬷,我们回去吧。”

祝嬷嬷怔愣后顿生欢喜:“好好好,小姐不愧是咱们夫人的女儿,便是老奴都没想到,小姐竟如此厉害!”

十几年的教养果真不是血脉能比的!

天色骤然阴沉,雨滴尤断未断的敲打着窗外几扇芭蕉。

沈家别院,一眉眼修长舒朗的男子正靠在楠木雕花木椅上微眯双眸,修长的手指做拳,支撑在侧额之下,月白色袍子下的左腿,还包扎着有三指长可露骨的伤口。

窗外忽而飞进个黑影,将张桃花银丝帕双手奉上:“主子,已查到宋时微之名,乃侯府被抱错十数年千金,如今已入宋侯府。”

沈彧礼长眸微睁,饶有兴味的从似影接过帕子:“宋侯府的千金?”

看来那日救了他的小丫头还非一般人呢。

似影继续道:“正是,只不过大小姐似乎对她并不友善,这帕子,便是大小姐偷了,连同银钱一起送给田磊的,且有传话说……是二小姐看上田磊了。”

“看上田磊?”

沈彧礼声音一沉。

自己已失身于她,便是看上了旁人,也要将她抢回来对自己负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