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

更新时间:2024-04-01 18:10:20

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 连载中

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

来源:掌中云作者:蒋团子分类:穿越主角:沈京纾,薛靖骞

《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蒋团子,里面的主角是沈京纾薛靖骞,这是一本穿越题材的小说。故事中的情节非常吸引人,从内容上就知道蒋团子下了很大的功夫,《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讲述的是:沈京纾跟嫡妹沈棠知都重生了。上一世,她嫁给康国公世子,嫡妹嫁给比她还大一轮的三品大员做续弦,外人都道她比嫡妹嫁得好,可谁知道她的苦。再睁开眼,她重回大婚前。嫡妹内里却换了个芯子,率先捷足,跟她未婚夫生米煮成熟饭,同她一块嫁入康国公府。外人都在看她笑话,可沈京纾淡淡一笑。嫁吧嫁吧,等她日后会发现展开

《当家主母:世子夫人只想搞钱》章节试读:

她可记得书中没有这段啊,怕不是因为她的魂穿导致事态发生了变化?

沈棠知紧皱着眉头,若是真的脱离了剧情,那岂不是乱套了!?

“你是不是听错了?他可是男主!男主都要洁身自好只爱女主一个人的,怎么可能会出轨?!”

这怎么听都不合理,就算他想纳妾,国公府又怎么会让随随便便的女人进来?

一想到这,沈棠知便松了口气。

容嬷嬷听不懂她的话。

着急着道:“二夫人,您这一睡便是晌午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夫人和老夫人已经同意将那女人纳娶为妾了。”

此话一出,沈棠知坐不住了。

如果这是事实,那剧情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

原书中爱男主爱到无法自拔乃至走火入魔病态的沈京纾怎么会同意薛靖骞纳妾,还有一向难搞的老夫人怎么也会轻而易举地同意。

沈棠知没心思再睡了,连忙下床,“她们现在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找她们!”

嬷嬷很是无语。

她从未见过哪家大家闺秀会这般没规矩。

“回二夫人,老夫人今早便同少夫人出门去了。”

沈京纾脸色越发难看。

“这古代的破规矩怎么就这么多,不过起的晚了一点就把我忘了!?”

话锋再一转她道:“那男主……哦不世子人呢!我要去见他。”

昨夜她等了薛靖骞一晚上,那个狗男人都没有出现。

原来是去私会小三去了!

“世子的去向奴婢们哪能敢多问呢。”

沈棠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起身去寻人。

反观沈京纾和燕舞这边,两人下了马车互相搀扶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布匹山庄。

国公府涉及的生意并不少,布匹、酒楼只是其中几样,但这两样便足以让他们赚的盆满锅满,在京城的地位更是难以言喻。

一进入布匹山庄,掌柜立马笑眯眯摩拳擦掌的出来迎接,能做掌柜的自然也会有些眼力见,一下就认出了沈京纾。

“老夫人、大夫人有失远迎,还望莫见怪。”

沈京纾环顾周遭,这布匹山庄确实很大,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且都是一些名门华贵来购买。

毕竟以国公的这个称号足以让他们想攀附,更别说国公在整个京城里的势力和财力了。

而做为敌对关系同样也是做布匹生意的林家,是和薛家难得一遇的棋逢对手,完全是靠名声打响的。

沈京纾没记错的话,后期的林家发现了一矿地,财富地位更是一下飞跃,所以她必须抢在他们之前将那块地买下来。

燕舞看着沈京纾沉思着不知在想什么:“京纾可有喜欢的布匹?若是有喜欢的直接让下人送回府中便是。”

“多母亲,那儿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京纾浅笑了一声。

而后掌柜拿出了账本汇报这近几日来进账出账的情况。

“老夫人如您所见,这一两个月来,布匹的生意不如同往常好做,隔壁林家的那小娘们直接将他们铺中的布匹降价处理,以至于我们许多客人流失,都往她那边跑了。”

燕舞深吸一口气。

“倒也是会做生意的娘们,他们降了多少?”

掌柜怯生生的伸出手指:“降了一倍之多。”

燕舞猛然拍桌。

“这不是坏了布匹山庄的规矩?恶意降价搞竞争?”

见燕舞这般生气,沈京纾倒也不着急而是缓缓开口:“母亲,她们一直降价也并非长久之计,何况他们还是以名声出了名,他们能降价我们为何又不能呢?”

燕舞眉头紧皱显然觉得降价并不妥,沈京纾轻笑一声。

“母亲,这不过是一个虚头罢了,她们敢打价格战摆明的是在和我们作对,若是我们不仅降价处理,还买一送一,您认为哪家店会更划算?”

买一送一?

“若是这样,我们岂不是大亏本?”燕舞有些犹豫。

“母亲这买一送一是有要求的,必须得开销到一定的价,或者指定的款式,那么便可以买一送一,这个价便由您定夺。”

燕舞听着沈京纾的这一番话,恍然大悟一般,她怎么就从未想到这般的应对方法呢,心情豁然开朗至极。

“好好,不愧是我的儿媳,这件事那可就麻烦你操办。”燕舞对于沈京纾越发的喜欢了,她就想不明白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喜欢那种女人?

“能为母亲解忧便好。”沈京纾笑着应声。

一晃便已经是申时,两人一同回到家中,还未踏入大门便看见丫鬟神情慌张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老夫人,少夫人你们总算回来了,这会儿二夫人在世子的别院里出事了!”

沈京纾和燕舞面面相觑,没敢耽搁立即往裕华院走去。

还未入门,便听到沈棠知愤怒的质问声。

“你个狗男人你还要不要脸?!刚娶了我你就跑出去乱搞,还把这个不要脸的小三给带回家!”

薛靖骞气得脸都绿了,虽然听不懂她口中的词汇是什么意思。

但也大致能猜得出来。

他将郑楚楚护在怀中:“沈棠知!你在发什么疯!我为什么娶你你自己不清楚吗?!要不是你设计害我我能娶你入门?”

“我跟楚楚情投意合,心意相通,她才是我愿意一生一世白头偕老的女人!”

“你要是再敢撒泼,对楚楚不敬,我就把你给赶出家门!”

沈棠知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薛靖骞,“你……你你这个渣男!绝世大渣男!!!”

难以置信,说出这种话的人竟然是男主。

她气得不轻,拿起桌上的东西就摔。

“彭”的一声,一枚价值千金的耀州瓷瓶就砸到地上,四分五裂。

“母亲小心。”沈京纾避开脚边的瓷器碎片,护住身后的燕舞。

燕舞脸色铁青,进入厅内。

“我国公府什么时候这般鸡犬不宁了!”说完暼了一眼沈棠知。

沈棠知看到两人,眸光一顿。

随即她指着燕舞怒道:

“你们俩总算回来了!你儿子他在外面搞小三,还把小三带进门,你当妈的怎么都不知道管一管?你看看这个女人,她配进我们国公府大门吗?”

沈京纾这个女人也就算了,毕竟还算是大家闺秀。

郑楚楚这个妖艳贱货也配跟她抢男主?

沈棠知随后看向沈京纾,气呼呼道:“喂!你这个女人能不能有点反抗斗争意识?!你老公都背着你把小三带进家了,你还无动于衷呢!”

燕舞面色铁青,被沈棠知如此无礼的行经气得胸口疼。

“母亲。”沈京纾拍着她后背,帮她顺气。

薛靖骞却拥着郑楚楚,告状道:“母亲!您也看到了,这个女人粗鲁野蛮。

还想要伤害楚楚,现在楚楚肚子里怀的可是薛家的骨肉,她若是出了事,她沈棠知担待得起吗。”

燕舞并不喜欢沈棠知,该有的规矩她是一点都没有。

不过念在她是沈京纾的妹妹她深吸一口气,没对她发怒。

沈棠知并不知郑楚楚怀了薛靖骞的孩子,她整个人瞪大了双眸。

“什么,这小三竟然怀了你的孩子?”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怪异,好似是她不能把控了一般。

沈京纾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神色平静,不惊也不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